注册 登录

|

意见反馈

|

分享到:
历史| 人物| 图片| 社会| 评论| 军事观察| 武器百科| 网上谈兵| 战略评述| 大国动向| 社区精选
关键词:

陕西军事人物见闻录(近现代)(582)

 时间:2019-08-13 20:30:26来源:网络整理
  唐嗣桐(1900~1935) 字子封

  唐嗣桐(1900~1935) 字子封。蒲城县兴市镇甜水井乡人。少时投笔从戎,入成都讲武堂。毕业后,任陕西靖第三路第一支队特务长。后被杨虎城保送黄埔军校学习。历任杨虎城创办的“三民军官学校”教练部主任,曹万顺军部少将政训处长,新编第一师岳西峰部副师长,十七路军总部少将参议,陕西省公安局局长,陕西警备师旅长。1924年春由于右任介绍报考黄埔军校。同年5月到广州,编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一队学习,并充任第一队第一分队分队长。入黄埔军校时信息:籍贯陕西蒲城县兴市镇,通信地址:本县兴市镇积兴成号收转甜水井,陕西榆林中学肄业,四川讲武堂毕业,在于右任介绍下进入黄埔军校,未入。入黄埔军校时履历:前充陕西靖第三路第二团第一营第一连司务长,后调任本部副官,十一年实任第一营第一连连长。(靖第三路司令曹世英,参谋长王烈,秘书长张梦宾,副官长王继臣。机关设军需处、军医处、军法处、军械处。下辖3个支队、3个团和简练队,共3000余人。第1支队司令杨虎城,第2支队司令王祥生,第3支队司令石象仪,第一团团长刘文伯,第二团团长石象坤,骑兵团团长王成章,简练队队长杨仁天)1924年11月,唐嗣桐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被分配军校教导第二团(团长王柏龄)二营七连任副连长,参加东征,后返回陕西。1925年夏,为了改造军队,杨虎城接受了魏野畴的建议,效仿黄埔军校在陕西耀县文庙创办了国民军第三军第三师三民军官学校。杨虎城兼任校长,彭善任军事训练部部长,魏野畴担任部主任,唐嗣桐任代校长兼校务长。聘请了刘含初、赵保华、吕佑乾等党人任教官,在部队里实现了国共合作。后任陕西省会公安局局长,1930年任陕西警备第3旅旅长,1933年初,孙蔚如率第38军部队由甘肃开回陕西,进驻汉中参加防堵红军。原驻陕南的王志远警备第1旅叛变投靠川军田颂尧部后,警备第3旅改番号为警备第1旅,仍任旅长。

  一九三五年四月。蒋介石派为消灭我红二十五军和鄂豫陕根据地。集中原鄂豫皖边区的东北军六师和陕军一部,共三十多个团的兵力,由杨虎城统一指挥,向鄂豫陕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围剿”,并扬言要在五、六、七三个月内,把红二十五军全部消灭。面对十倍于之敌,红25军采用“先疲后打”的战术。首先袭击了荆紫关,歼敌一个多连,活捉敌四十四师军需处长,并缴获了大批军用物资。荆紫关战斗后,杨虎城并没有接受教训,而是继续命令各路敌军紧紧前阻后追,想聚歼红军。为粉碎敌人的阴谋,红25军决定将敌诱之袁家沟口,分而歼灭。六月二十九日,红军与警备一旅接触。警备一旅战斗力不算太强,可是由于没有吃过败仗,骄横万状,加上旅长唐嗣桐是黄浦军校出来的,一心想抢个头功,于是忘乎所以,紧追红军不放。为消灭这股敌人,25军命令部队继续向西到袁家沟口、桃园岭一带。袁家沟口到桃园岭是一条长约十多里的山沟,西测山高林密,杂草丛生,便于部队隐蔽,沟底一条小路是人行必经之路。这里是根据地老区,群众基础好。25军把战场选在这一带。七月一日下午,红25军二二三团行军来到袁家沟口西三十多里地方。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红军吃罢早饭,立即返回袁家沟口,天大亮时,占领了袁家沟口北面大山岭。七、八点钟的时候,营部通讯员来传达了敌人已出发,正向袁家沟口伏击地前进的敌情通报。不一会儿,敌人蜿蜒的队伍从红军面前慢慢地经过,红军枪口瞄准一个又一个敌人,等待着进攻的命令。突然,桃园岭垩口一声枪响,敌人已全部进入了伏击圈,在从袁家沟口到桃园岭十几里长的山沟里,红军以猛烈的火力扫射着,随着冲锋号声,连、营、团的打旗兵扛着大旗冲向敌群。大旗打到哪里,部队立即冲到哪里。红二二三团二营从袁家沟口北边山坡上直冲下去,下边恰好是敌旅部。红军如猛虎下山,敌旅部立即被冲垮了,敌人失去指挥,就象一群无头苍蝇乱碰乱撞着,只有少数部队向南突围。红军立即向南追击,敌溃不成军,红军的队伍也慢慢地跑散了。在下山坡时,红军吴顺智突然看到山沟的草丛里有一个穿军装和穿便衣的人神色惊慌地走着,就一个箭步冲下山岗,刚跑到山腰。敌人飞快地跑了,吴顺智举枪射击,一枪就把穿军装的敌人打死了。随即吴顺智立即冲上前高喊“缴枪不杀”,穿便衣的敌军这时已钻进草丛。吴顺智用脚踢了他的脊梁背:“干什么的?”穿便衣的回答:“我是旅部秘书”。秘书也是个官啊。过去红军战士常听徐海东讲:捉到一百个大兵,不如捉个旅长。当时吴顺智想:旅部秘书虽然不是旅长,但这官也不小。于是吴顺智命令俘虏站起来,只见他矮矮的个子、胖胖的,上身穿咖啡色便衣。吴顺智回头一看,同志们已经向南追击敌人去了。在这深山密林里,只身一个要带一个旅部秘书,而且四周还有不少躲在草丛中的敌散兵,万一被他们劫去怎么办?向前去赶部队已不行了,不知部队还要追多远,向回走说不定会碰到我们的同志。想到这里,他命令敌秘书前边走,不许向后望。这个胖胖的秘书听到说叫他走,也显得不慌张了,迈着步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吴顺智怕草丛中的散兵搭救秘书,便举枪向左右草丛中射击,并虚张声势地不时地对后面下着“跟上来”的命令。待到走出沟口,吴顺智见沟口外有几个人在那里,他举目一望,见程子华、吴焕先、徐海东等军正围着地图研究着。吴顺智立即命令秘书向前快走。自己则边跑边喊“徐军长、徐军长,我捉到敌人的一个秘书”。徐海东副军长听到吴的喊声,走到敌秘书面前仔细看了看。对我说:“他不是秘书,而是旅长”。当时,唐嗣桐听到徐海东说他是旅长,双腿颤抖起来,面如土色,低下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顺智把俘虏交给后说:“报告军长,我回去了。请给一个收条”。徐海东:“你是哪个团的?”吴顺智:“是二二三团二营五连的。”徐海东:“你回去,向你们团长、政委说不要收条了”。袁家沟口一仗。红25军全歼敌警一旅,毙伤敌三百余人,俘敌旅长唐嗣桐以下一千四百余人,缴各种枪千余支,还有大量军用品。警一旅被歼,唐嗣桐被俘震动了陕南,震惊了东北军和西北军。关于唐嗣桐的被俘虏,还有一个不同的说法:“敌旅长唐嗣桐率领其警卫营慌忙后退,被游击师猛烈炮火堵回;向北口突围时,又遭二二五团第三营阻击,其警卫营被歼近半。唐嗣桐见进退无路,便指挥残部困兽犹斗。可是“兵败如山倒”,任凭唐嗣桐如何叫嚣,被打得溃不成军的残部也很难组织起有杀伤力的火力。战斗近两个小时,警一旅大部被歼,一部弃枪逃入山林。唐嗣桐率警卫营残部50多人,占据一农家大院,做垂死挣扎。由于这个农家院是建在一座5米高的石岸上,后面是数丈高的悬崖,敌人4挺机枪向外射击,红军难以接近,而且又没有远射程武器,二二三团攻击半小时也未奏效。徐海东命令全团机枪集中掩护,特务营带包向院墙根运动,后爆破成功,战士们顺着被炸塌的石岸,爬上院墙,连续扔下10多捆手榴弹,压住敌人火力,冲进院内。在“缴枪不杀”声中,残敌30多人放下武器。旅长唐嗣桐躲在锅灶后面被生俘。”(《红二十五军长征珍闻》)

  唐嗣桐被俘两天后(1935年7月3日)被斩首,其头颅被悬挂在长安县子午镇西门外面。杨虎城知悉后,悲痛不已,令其部属收其遗体葬于蒲城县甜水井甘泉坊村附近,并亲书墓碑陆军少将唐嗣桐之墓,该碑现存蒲城博物馆。

  另据《长安县志》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 1999年9月第1版 1999年9月第1次印刷第二十编 军事第八章 兵事记要第三节 红军在长安的战斗 记载:“7月15日,鄂豫陕省委代吴焕先在沣峪口主持召开省委紧急会议,决定红二十五军“立即西征北上,迎接党中央、迎接一、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行至子午镇,又将地主恶绅在镇上开设的同义信、德义源、福生永等商号的货物分给穷人,并在南豆角村将9个恶绅和在山阳县捕获的陕西警备旅旅长唐嗣同处死。”

  参见:《蒲城县志》中国人事出版社1993年7月第1版卷二十七 人 物第二章 人物录第一节 军事界 ;《长安县志》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 1999年9月第1版 1999年9月第1次印刷第二十编 军事第八章 兵事记要第三节 红军在长安的战斗;360百科唐嗣桐条;《活捉警一旅旅长唐嗣桐》作者:吴顺智;《雁过留声--全镜像之黄埔一期同学》;《红二十五军长征珍闻》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除却社会最低层人士外,凡在社会上混得稍微有点名气之人,多多少少总会留下一点文字记载,就象流星划过天际,星没了痕迹还在。只是文字记载汗牛充栋,搜寻难于上青天,很少有人愿意去做。但笔者是个例外,为了研究黄埔一期,花费很大精力遍寻他们踪迹,以图复原其全貌。黄埔一期,天子门生,精英倍出,将星如云,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但除却他们身上“黄埔一期”的美丽光环,他们也是一个个普通的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的习惯爱好,有自己的脾气个性。他们生活在一个风云激荡、战乱频仍、波诡云谲的年代,“性格即命运”,遂也有着不同的人生际遇:或寿终正寝,或英年早逝;或官至中枢,或贫病交加,致使后来人或抬头仰望,或衷心羡慕,或一声叹息。对黄埔一期生的研究早已汗牛充栋,车载斗装,实再不容他人插足,只是杀猪各有各杀法,笔者在此还是想以搜集到的原始资料为基础,按《黄埔军校同学录》上的一期同学排名次序,尽可能地为每人作一全镜像的生平记录,力求面面俱到,力求有血有肉,力求公正客观。(按:文中所说*期系指黄埔*期同学,如三期即为黄埔三期同学)

  唐嗣桐,字子封,陕西蒲城人,生于1900年。贫苦农家出身。早年毕业于县立高小,肄业于陕北榆林中学、四川陆军讲武堂。1918年,入陕西靖(总司令于右任)当兵。1922年,升任该军第 3 路(司令杨虎城)第 2 团第 1 营第 1 连连长。1924年初,由于右任(时为中央执行委员兼上海大学校长)保荐,考入黄埔军校一期第 1 队,所填家庭通讯处为“蒲城兴市镇积兴成号收转甜水井”。据刘云龙(一期)在《耀县三民军官学校之概况》一文中说,在陕北休整部队的杨虎城“早有决心训练一批知识青年作为军队中的骨干。所以在 1924 年得悉孙中山在广东成立黄埔军校时,即派刘子潜(云龙)、唐嗣桐、贾春霖(一期)前往学习。起程之前,杨谆谆告诫说,在学校要认真学习和军事,毕业后不要带回官气,要带回.军事本领,帮助我加强训练部队,救国救民等语”。据米暂沉(后任杨虎城秘书)在《杨虎城传》一书中说,“杨的部队自成立以来,就不断作战,一直没有充裕的时间从事训练。为了适应即将到来的新的需要,必须对部队加以整训。为此,杨除派唐嗣桐、刘云龙、周诚(一期)等人前往广东进入黄埔军官学校外,又在安边地方开办了一个教导队。”入黄埔军校后,唐嗣桐任第 1 队分队长。11月 30 日毕业,分至军校教导第 2 团(团长王柏龄)任第 2 营(营长林鼎祺)第 7 连(连长郜子举)副连长。1925年 2 月,参加第一次东征。据刘云龙说,“ 1925 年 3 月,杨虎城保送刘宗宽(志宏)、王竣入黄埔三期学习,便中带信给我和唐嗣桐,嘱在毕业后,急速回陕。该时正值东征,攻打陈炯明,唐嗣桐被派充教导 2 团 2 营 7 连副连长,因作战失利被撤职,已起程回陕......军校原有两个组织,一是孙文主义学会(领导的),一是青年军人联合会(党领导的)。邓演达为了‘纯洁’组织,又秘密成立了一个‘断金学会’,我同唐嗣桐都是该会会员,所以与邓经常接近......我奉派后,略事整理行装,即不分星夜,赶回耀县,面见杨虎城将军......不数日,杨将军召我和唐嗣桐等谈话,他说要非培养骨干不可,我拟本着孙中山先生创办黄埔军校之意义,在耀县成立一个军事学校,请你们大家研究一个名称。当时有人认为指挥部只可以成立军事训练班,或教导班,不宜成立军官学校。我同唐嗣桐拟名为三民军官学校,杨非常同意,并着我按照黄埔军校编制进行组织......经过一再讨论,决定由总指挥杨将军兼任校长。张觉五为教授部主任,唐嗣桐为教练部主任,魏野畴为部主任,部教官有惠有光、刘含初、李述之、朱瑞之等;刘子潜(云龙)为总队长,并委彭善(一期)为第 1 队队长,刘仲言(一期)为第 2 队队长,高致远(一期)为第 3 队队长,王柏初(一期)为学兵队队长......在 7 月开始招生, 8 月正式成立”。据屈伸(时为三民军官学校第一期学员)在《回忆三民军官学校创办始末》一文中说,“三民军官学校的校长由杨虎城将军亲自担任。杨将军任命唐嗣桐为代校长,聘请党人魏野畴任部主任。学校仿照黄埔军校建制,下设六个部,即:部、教练部、教授部、管理部、经理部、卫生部。除部外,各部的负责人多系唐嗣桐在外地聘请的黄埔军校毕业学生......代校长唐嗣桐兼任管理部部长......杨虎城将军忙于军务,只是挂名校长,我们在校期间,始终没有见过他”。又据陈云樵(时为三民军官学校第一期学员)在《杨虎城将军举办的三民军官学校》一文中说,该校的成立是由党员魏野畴向杨虎城建议的,并得到了杨虎城的赞同,当时杨虎城正参加与陕西军阀吴新田的作战中。1925年春末夏初,“在军事讨吴(新田)取得节节胜利之时,杨即派黄埔一期学生唐嗣桐、刘子潜等人筹备建校工作。杨兼校长,委派唐嗣桐为校务长,魏野畴为部主任,负责教育,于 1925 年 7 月招生......校长杨虎城,校务长唐嗣桐(负责校务一切事宜),部主任魏野畴。校本部由唐直接指挥。有秘书、人事、总务、军需等科......三民军官学校当时任教官有吕佑乾、张觉五、朱瑞之、周凤岐(一期)、李述之(三原人)。课程有:三义、总理遗教(主要讲授三大政策)、帝国主义侵略史、社会进化简史、不平等条约等。每周或两周作一次精神讲话,全体学员和学生集合在一起听讲。一般由唐嗣桐、张觉五、卜世杰(一期)、吕佑乾、彭善、周凤岐等教官轮流讲演”。一次,李忠 (二期) 因在校搞“孙文主义学会”活动,后与一些学员发生纷争,“有人喊打,同学们向李围上去,有的上前扯下孙文主义学会的木牌。李见势不妙奋力冲出,跑去向唐嗣桐告状......当时唐嗣桐一面将冯哲同学关押了起来,一面向杨将军请示。一时校内空气十分紧张,同学们都猜测将有非常事件发生。不料第二天形势突变,原来天不明李忠丧魂落魄脚底抹油一溜走了。李忠偷跑后,唐再未采取严厉措施,只开会将同学们申斥了一通,把冯哲关了几天禁闭了事。一场风波就这样突然发生,悄悄收场。后来听说,唐是奉杨虎城指示这样处理的”......11月前后,一些思想进步、深受同学欢迎的教官彭善、张觉五、民、周凤岐、朱瑞之等人,相继离开了耀县三民军官学校(我们第1中队长职务先由雷克明兼代,后派刘仲言任职)。究竟他们为什么离开,详情我不了解......彭队长为人正直,学识渊博,深受同学们敬爱,因之演习归校后同学中议论纷纷。有的说可能与唐校务长闹翻了,有的说亲眼见过彭、唐吵架。”1926年 4 月初,三民军官学校第一期学生总队第 1 、2 中队、学兵队由刘云龙率领,赴西安参加古城保卫战,历时八个多月。据刘云龙说,“杨将军因忙于防守军务,乃派王宗山代理校长职务,除服勤外,继续上课,由赵寿山讲测绘,刘含初讲,王**讲军事”。7月,为迎接国民军北伐,广州国民政府在北方各省委任了一批招抚使、宣慰使、先遣队司令、别动队司令,组织地方武装,争取民众支持;唐嗣桐被委任为陕豫别动队指挥官,但具体活动情况不详。据12月10日《广州日报》“解散各杂军驻汉办事处”一文说,“军北伐之初,以鄂赣军事未定,由总司令委令先遣队、别动队、宣抚专员多人,组织队伍,牵制敌军。迩来军事大定,此项杂色军队,理应取消。昨经将下列各杂军驻汉办事处即行解散:(甲)、江北先遣队司令胡广。(乙)、河南先遣队司令任国卿。(丙)、江西宣抚专员张衡。(丁)、鄂豫边防司令张汉杰。(戊)、陕豫别动队指挥官唐嗣桐。”此后一段经历不详,应是在国民军中任职。1928年1月9日,蒋介石在南京通电复职。2月下旬,第1集团军(总司令蒋介石兼)第2纵队(总指挥陈调元)第17军(军长曹万顺)第2师(师长邓振铨)政训处主任黄俊昌(复兴)调任江苏省(主席钮永健)警备特务指挥部总指挥,遗缺由唐嗣桐接任。据26日《申报》“徐州快信”一栏说,“第1集团军各军训练事宜,现由邵力子指导办理,故邵留徐未返。各政训处主任,已发表改委者如下......17军林芝云(一期),17军2师唐嗣桐,17军3师陈正常(三期)。”此时,第17军驻江苏海州,副军长为杜起云,参谋长为邓振铨(兼),还辖第1师(师长余仲麒)、第3师(师长李德铭);第1师政训处主任为林芝云(兼);第2师副师长为朱锡祺、参谋长为赵经世,所辖第4、5、6团团长为佟子坚、苏致宸、李长江,第4、5、6团训练员为赖正时(代)、蒋陶良、郑雪樵。3月14日,朱锡祺因剿匪之伤不治而亡。15日,杜起云被免去第17军副军长,遗缺由李明扬接任;邓振铨被免职,所遗第2师师长由李明扬兼任。17日,邓振铨所遗第17军参谋长由林蔚代理。据4月2日《日报》“17军特别党部筹委会改组后第一次会议”一文说,“第17军特别党部筹备委员会3月22日下午2时,在军长办公厅开改组后第一次会议,到曹万顺、李明扬、林芝云、唐嗣桐、李德铭、赵智民、周劼刚、吕魁文(三期)、赵经世、刘千俊,主席曹万顺,记录林芝云......报告事项:一、主席报告,略谓今天是本会改组后第一次会议。本会为什么要改组呢?因为本军奉令改编,部队多有变更,人员因而调动。前此在本会负责之同志,如杜起云、周一志、杨方震、邓振铨、黄俊昌、梁兴度等均已他去,应该推人补充。而本军各级党部及各小组又未完全成立,所以本会必须改组,继续负起责任来,使本军各级特别党部从速成立。现在请各方面报告经过情形,再行讨论议案。二、军政训处刘千俊同志报告整理特别党部所有从前之文卷表册情形,及过去经济状况、本军党务概况。三、第2师师党部唐嗣桐同志报告接收情形及筹备情形。四、第3师师党部吕魁文同志报告筹备经过及成立以后经常费困难问题,与该师党部仍须改选情形。议决事项:(一)、推定请委筹备委员案。议决:推定李明扬、赵经世、唐嗣桐、陈正常、刘千俊同志为本会筹备委员,呈请中央委任。(二)、推定常务委员案。议决:推曹委员万顺、李委员明扬、林委员芝云为常务委员,周委员劼刚、刘委员千俊为候补常务委员.....(四)、决定各级党部筹备费及经常费案。议决:甲、关于筹备费方面......(2)、各师党部筹备费仍旧每师500元。寅、第2师师党部筹备费因特别情形,如超过500元时,加多100元......乙、关于经常费方面:(1)、每连公费每月5元,每团公费每月30元,每师公费100元,独立营及特务营公费每月20元,合共全师各级每月经常费约400元内外......五、限期各级成立党部案。议决:各师党部限一月成立,军党部定一月半成立,特别情况得延长之。六、委第2师师党部筹备委员案。议决:委李委员明扬、唐委员嗣桐、冯秘书沛三、蒋团附汉槎、郭团附剑鸣(一期)、徐团长图远、刘指导员孟濂为第2师师党部筹备委员。”4日,朱锡祺所遗第17军第2师副师长由张中立接任。5日,参加第四期北伐,第17军沿津浦线日上午,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第132次常务会议,所作决议有:“(十)......委李明扬、赵经世、林芝云、唐嗣桐、刘千俊等5人,为第17军特别党部筹备委员。”同日,“济南惨案”发生。4日,林芝云不再兼任第17军第1师政训处主任,遗缺由翁光辉(三期)接任。此后,第17军绕过济南,继续向北进发。中旬,国民军总政训部(主任戴传贤,代主任何思源)对各军、师政训人员加以裁减,并统一加以考试;唐嗣桐遂离开第17军,南下至河南驻马店,任职于国民军联军(总司令冯玉祥)南路军(总指挥岳维峻)。国民军南路军前身为国民军第2军、国民军联军第5方面军,上年秋因与国民军联军第4方面军(总指挥宋哲元)发生矛盾,在陕西发生大战,损失惨重,其余部分散栖息于驻马店及湖北老河口、襄樊一带。此时,岳维峻也决意加入第四期北伐,正在调集部队之中。31日下午,中央执行委员会召开第145次常务会议,议决事项有:“(四)......第17军特别党部筹备委员杜经世、陈正常、唐嗣桐、吕魁文另调他职,请补委林蔚、郭剑鸣、陈泽梓、冯沛三充任。”6月,奉系部队退出北京,北伐基本完成。8、9月间,在驻鄂桂军的攻击下,岳维峻之一部被缴械,余部自鄂退豫再退皖。12月中旬,岳维峻余部在安徽阜阳奉命缩编为国民军新编第1师(师长岳维峻)。据王捷三(原任国民军南路军秘书长)在《南路军始末》一文中说,岳维峻到安徽阜阳后,“(宣布)脱离冯玉祥,投奔蒋介石。南路军到阜阳,尚有三数万人,直属部队外,主要是李定五等四团,第 3 军(军长卫定一)的一部、第 7 军(军长林)的全部。驻南京代表王宗山原与蒋介石有关系,岳信任王宗山,不听焦(易堂)联桂,而专依王投蒋。送上门来的东西是得不到高价的。蒋派何竞武来阜阳点验,只许缩编为一师。因此,给卫总成、林很难商定名义。他们分驻阜阳乡间,军心愤慨,拒不造册。以我与卫、纪都易谈话,又派我分头劝说假定各编一混成旅,取回名册,卫、纪都是很爱护团体的。此时,王宗山已引来黄埔学生多人,喧宾夺主,且有取而代之的意图。因此,吕向辰(国民军南路军部主任)、我和一些短衣匹马参军的人都离开了”。

  1929年初,新编第1师调防江苏淮阴(清江浦)。2月15日,岳维峻宣誓就任新编第1师师长。此时,新编第1师参谋长为董廷伯;第1旅旅长为汤家骥(一期),第1、2团团长为吕勇方、陈养虚;第2旅旅长为林,第3、4团团长为周辅庭、丁增华;第3旅旅长为刘鹏,第5、6团团长为王俊杰、方少海。3月2日,唐嗣桐任新编第1师副师长。3日《申报》“首都纪闻”一栏说,“蒋主席任唐嗣桐为新编第1师,即岳维峻师副师长。唐定日内赴清江浦就职,唐以该师缺乏党化教育,将实行整理。”3 月 18 日,唐嗣桐在南京参加黄埔同学会召开的第二次全体代表大会,田载龙(二期)、郑炳庚(一期)、伍诚仁(一期)、桂永清(一期)、孙常钧(一期)、李玉堂(一期)、胡宗南(一期)当选为第二届监察委员会委员,刘璠(一期)、唐嗣桐、黎庶望(一期)、蒋超雄(一期)当选为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田载龙、郑炳庚、伍诚仁当选为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下旬,因桂系在武汉公开反蒋,驻防安徽芜湖的第11师(师长曹万顺)西调讨伐,遗防由新编第1师南下接任。据30日《日报》“芜湖短简”一栏说,“新编第1师师长岳维峻,于27日晨4时,偕同副师长唐嗣桐、董参谋长,暨副官、参谋、卫兵,乘同庆小轮抵芜。岳师长暂寓东南饭店。”4月4日《日报》“芜湖短简”一栏说,“新编1师正副师长岳西峰、唐嗣桐,昨夜由和(县)察防回芜,定明(2)日赴大通检阅部队训线日《日报》“芜湖短简”一栏说,“新编第1师师长岳维峻,昨(7)晚偕副师长唐嗣桐,由浔乘轮返芜,严申军纪,禁止军人乘车、观戏及参观济良所,并定8日上午召集各团营附训话。”又据李濂(原任工农红军第 1 师第 2 团连长、五期)在《回忆在井岗山战斗的岁月》一文中说,同年1 月中旬,他在井岗山作战中被俘,后关押在南昌第 3 军(军长朱培德)军法处。“4月间,蒋桂两系军阀冲突,南昌朱培德的部队纷纷开拔,情况十分混乱。一天晚上,转移我们往南昌陆军监狱,走到洗马池街时,路灯不明,天下小雨,我趁机从小巷中逃走。陈俊兴同志未能逃出,后来不幸死于狱中。我逃出后,改名李卜源,逃到芜湖,又被蒋的新 1 师副师长唐嗣桐抓押,派两个士兵将我押送南京。路过明瓦朗街时,我趁机从一家饭店的后院越墙逃脱”。4月下旬,新编第1师北调津浦线月初,因桂系在鄂部队相继归顺中央,为加强湖北防务,新编第1师奉调襄樊。7月13日,新编第1师与第11师(师长曹万顺)合编为第3军(军长曹万顺),岳维峻调任第3军副军长,所遗新编第1师师长由曹万顺兼任,曹万顺所遗第11师师长由陈诚接任。据16日《日报》“新1师师长之递嬗”一文说,“岳维峻14日晨交出新1师,曹万顺已接任视事。岳日内就第3军副军长职,并组副军长驻汉办事处。初岳奉命时语记者:余督部参加,十年有五,今幸达到整个队伍交还中央,听候编遣目的,至堪欣慰云云。查岳顷赠何应钦骡2匹,鲁涤平、刘峙、蒋鼎文、顾祝同、张辉瓒、曹万顺赠骏马各一,随军汽车一辆赠林,隐有卖刀、卖犊、卖剑买牛风。”此后一段时间,唐嗣桐任职不详。

  据1930年11月6日《日报》所记,“杨虎城委唐嗣桐为西安公安局长。”据李志刚 (时任陕西省政府委员兼第 17 路军驻京办事处处长) 在《回忆杨虎城和他与蒋介石的关系》一文中说,“当时,杨虎城将军“在用人方面,他采取并包兼蓄的方针,大量引用青年进步的人士,包括地下党员和失掉与党组织关系的青年人。例如省政府秘书长南汉宸......再如用申伯纯为民政厅主任秘书,张默夫为省立印刷局长,张汉民为省政府警卫团团长,王泰吉(一期)为骑兵团长,连瑞琦为机器局局长......他也用黄埔学生,如用唐嗣桐为省会公安局局长。杨用人是只论能力并为他所用,却不论他们背景。还有杨用人不限地域,打破一般人所常有的封建乡土观念”。又据李强(抗战期间任职于西安局)在《旧西安局的所见所闻》一文中说,“西安局在 1937 年以前叫公安局,由陕西省民政厅统辖。1937年 4 月杭毅任局长后,奉命改称陕西省会局,仍由陕西省民政厅指挥......1945 年抗日战争后,西安市改为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的院辖市。1946年,陕西省会局由西安市政府接收,遂即改为西安市局......先后当过陕西省会公安局、陕西省会局、西安市局局长的有以下一些人:张志俊(陕西户县人)、唐嗣桐(陕西蒲城人、黄埔军校一期学生)、王宗山(陕西礼泉人)、曹国华(山东人)、魏炳文(长安人、黄埔军校一期学生)、马志超(陕西华阴县人、军统、黄埔军校一期学生)、赵寿山(陕西户县人、 17 师师长兼任)、杭毅(浙江人)、孙谋(浙江人)、刘汉东(湖南人、军统、南京中央警官学校学生)、舒翔(浙江人、军统)、李翰廷(军统、南京中央军校学生)、肖绍文(湖南人、军统)”。1931年10月,第 17 路军 (总指挥杨虎城) 第 7 军 (军长杨虎城兼) 陕西警备师 (师长马青苑) 下成立第 3 旅,唐嗣桐调升该旅少将旅长。此时,陕西警备师副师长为韩寅生,参谋长为张韬安,所轄第 1、2 旅旅长为陈养虚、韩寅生(兼);第 3 旅下辖两个团,由刘云龙、曹润华任第 1、2 团团长。据吕剑人在《回忆两当兵变》一文中说,“ 1931 年 3 月,我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到凤翔第 17 师(师长孙蔚如)随营步兵训练班当学兵。杨虎城开办这个训练班的目的,是为部队培训基层干部。学习期限为一年,结业后由总部统一调配所属各部队发表到这年冬,我只学习了 10 个月,还未结业,第 17 路军总部从步训班中提前调出几十个学兵,我是其中之一,派往新编的部队中去了。我们一起去驻彬县警 3 旅的有 12 个人。该旅旅长唐嗣同,下轄两个团,1 团团长刘子潜(即刘云龙笔者注),2 团团长曹润华。我同几个人被分配到 2 团 1 营,营长是王德修。王原是‘西北民军’第 1 师第 2 支队司令,后编入苏雨生骑兵旅第 3 团任营长......警备 3 旅是收编的杂牌部队,是杨虎城的补充团。大凡补充兵团,总不外乎有三差:一是器械装备差,二是物资服装差,三是生活待遇差。1营所用的枪,都是杂七杂八的破枪,大多是陕西造的。还有一些是土造的,只有连长有一个盒子枪,排长扛的是老套筒长枪。很少,衣服常常不能按时发,有的士兵没鞋穿,赤着脚上操。不按月发饷,就连伙食费所用的几个钱也不按时发”。1932年初,“川军邓锡侯、黄隐师由甘南进占陇南几个县,杨虎城派陕西警卫第 1 师师长马青苑率全师到天水攻打川军,警 3 旅 2 团也奉命进驻凤县,在两当、成县一带打川军”。2月 4 日,川军被赶出陇南。“战后,1 营就驻防凤县和两当县整训”。4月 1 日晚,中领导的“两当兵变”发生,发动兵变的为陕西警备第 3 旅第 2 团第 1 营,其为该营(秘密)习仲勋。5日,兵变部队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 5 支队,由许天杰任支队长兼作战总指挥,习仲勋任委员;下轄三个连,分别由吕剑人、高瑞岳、许天杰 (兼) 任第 1、2、3 连连长。此后,该部向甘肃境内进发。唐嗣桐得知“兵变”发生,急派部队尾追其后。不久,该兵变部队全军复没。8月,马青苑在天水发动“兵变”,第 1 旅旅长陈养虚逃跑不及坠金,严沛霖、唐嗣桐助杨(虎城)反马,终将此次“兵变”平息。据杨渠统(字子恒,时任第 17 路军第 17 师第 49 旅旅长兼陇东绥靖司令部司令)在《杨子恒自述》一文中说,“1932 年 8 月,陕西警备师师长马青苑,受了甘肃省主席邵力子的鼓动,在天水、陇东等地变乱,意在倒杨虎城而投蒋介石。当时,西安杨虎城、兰州孙蔚如都连电催促我由平凉进击。于是,我带了一部分军队,到陇南礼县一带,将马青苑的势力全部解决了”。此后,唐嗣桐改任陕西警备第1旅旅长。1933年 5 月 4 日,杨虎城不再兼任陕西省政府主席,遗缺由邵力子接任。

  1934年3月9日《申报》“孙殿英毫无离军诚意”一文说,“杨虎城6日令42师冯钦哉部,全部开陕北延安一带,武旅已出发。冯氏饬各部开拔后,即亲赴陕北,以增厚陕北兵力。防孙(殿英)军南窜。所遗潼关一带防务,由警1旅唐嗣桐接防。”11月10日“杨虎城视察安康”一文说,“陕西绥署主任杨虎城抵汉中后,于6日下午1时飞安康视察,7日下午1时仍返汉中。军长孙蔚如暨各高级长官均往机场迎接,下车后同车开回38军部行辕休息。杨语记者:安区防务极巩固,军民感情极融洽。前游击队曾窜扰紫阳一带,已经唐旅长派队次第击溃,地方情况近极安谧,乡村间大有生发气象,驻军亦勃勃有朝气。余此次往安康视察,印象极佳。”同年秋,在国民军多次“围剿”下,多年在鄂豫皖苏区作战的红 25 军(军长徐海东)向西北败退。此时,陕西省政府下重组警备第 1、2 旅,分别由唐嗣桐、张鸿远任旅长;第 1 旅副旅长为王竣(三期),参谋主任为郭则温,所轄第 1、2 团团长为王子伟(四期)、沈呤章。年底,红 25 军自豫入陕。

  1935年 1 月 9 日,红 25 军攻克镇安县城。据鲁秦侠(时任陕西警备第 2 旅第 4 团团长)在《钻天岭、关口镇、华阳镇三次遭遇战》一文中说,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驻陕“绥靖公署主任杨虎城,迫于蒋介石的严令,乃于 1935 年元月亲自到汉中、城固,检阅第 17 路军队伍,随即率领警备第 2 旅张鸿远(字飞生)部两个团和张汉民的警卫团,迅速地自城固出发,经洋县、宁强路线,开赴镇安和商县布防;又调冯钦哉的柳彦彪旅和安康的唐嗣桐(字子封)旅到商洛地区,共同堵击红 25 军徐海东部。他本人率领孙辅丞 (友仁) 的特务第 1 团和王振华的特务第 2 团,坐镇蓝田,指挥作战”。但徐海东为红军名将,他打仗神出鬼没,变幻莫测。2月 1 日,红 25 军一部攻克柞水县城;同时,其主力部队在蔡峪窑击败尾追之第 17路军特务第 3 团(团长刘云龙)一个营。5日,红25军又在蓝田县文公岭葛牌镇歼灭第 42 师 (师长冯钦哉) 第 126 旅 (旅长柳彦彪) 两个营,使其溃不成军。8日《申报》“杨虎城返西安”一文说,“杨虎城去岁赴陕南视察防务,1月中旬,转赴镇安、商县督剿徐海东部,并整顿剿匪部队纪律。经督率所部,将徐匪击溃,残匪仅千余,现已窜至鄂陕边境白河、郧西一带,特令柳彦彪、张鸿远、唐嗣桐三旅长,负责继续进剿。以离省日久,军务亟待处理,特于6日午后3时,由商县行辕起程返抵西安。”17日“徐海东匪在围剿中”一文说,“徐海东匪股数千人,自由豫窜入陕境后,在商洛、山阳一带,被陕豫军追击,匪死伤大半。我军14日又攻克匪负隅之小河口,匪窜陕鄂边境之牛耳山。我肖之楚在郧西白河一带派兵堵击,遂陷我军包围中。”18日“陕绥署悬赏缉徐匪”一文说,“徐匪海东残匪,自牛山被我痛击,残余仅剩数百人,势极狼狈。陕绥署为彻底根株,特悬赏1万元,活捉匪首徐海东、程子华(五期)、吴焕先、郑位三,杀匪提首归来者,亦赏1万元。”2月中旬,陕西省政府警卫团、原陕西警备师第 2 旅第 3 团 (团长傅临光) 、第 17 师第 50 旅补充团 (团长黄展云) 合编为陕西警备第 3 旅,由张汉民任旅长。下旬,鄂豫陕省委成立,由郭述申任;同时,为配合红 25 军作战,又组建鄂豫陕红军总司令部,由陈先瑞任司令员兼委员。据2月21日出版的《绥靖旬刊》第47期“公牍-电文”一栏所记,19日,驻豫绥靖公署主任刘峙“电南阳庞(炳勋)军长、罗(震)专员、陕州唐(俊德)师长、欧阳(珍)专员”说,“陕南之徐海东匪部,经冯军长钦哉所部节节进剿,该匪于铣(16)日向大坪、唐家河、七里峡方面逃窜。我张汉民纵队已过九里坪、牛耳川向合河口,柳彦彪纵队已经过小河向大坪分途追剿中;并令张鸿远旅在镇安方面,唐嗣桐旅在蜀河方面,严加防堵。”3月1日《申报》“陕南残匪溃窜”一文说,“现陕省剿匪情形,除陕北股匪已由当地军队负责剿办外,陕南可分两部分,一为由豫窜陕之伪25军程子华、徐海东股,已被我军击溃,仅剩数百人,现窜鄂陕边境之一二天门山中,已失战斗能力,无足为害。近由陕军及肖之楚部围剿,即可歼灭。一为由川北窜入陕南之徐向前(一期)股匪......”2日,“窜扰陕南东部之徐海东匪,26日窜至湖北口及蜀河口一带,遭我迎头痛击,匪死伤100余。伪总指挥程子华,头部被重伤,余回窜小河口,程匪有毙命说,我军正追击中,程匪存亡即可证实。”3 日,红 25 军占领宁强县城。据崔一民(时任第 17 路军独立第 1 旅第 1 团营部官)在《地下党组织在陕西警备第 1 旅的活动纪略》一文中说,“1935 年 3 月,红 25 军进占陕西宁强县城,把独 1 旅 2 团守城的两个营全部消灭,杨竹荪团长被俘枪杀。孙蔚如(38 军军长)派王劲哉率 17 师 49 旅 98 团、 97 团和独 1 旅 1 团救援宁强,在勉县深山中的新铺镇与红军遭遇。激战几天几夜,终被红军击败,溃不成军,损失严重。战后,独 1 旅被撤销,将残余部队缩编为一个团,部队番号遂改为陕西警备第 1 旅第 3 团,团长赵雨晴,营长有任耕三、刘致远、鲁瑞斋,调我任团部中尉”。4日,红 25 军占领佛坪县袁家庄。同日《申报》“杨虎城电告剿匪经过”一文说,“此次伪25军徐海东匪犯陕南商洛各县之际,川陕军及先后分途予以痛击,徐海东匪消灭殆尽,徐向前被击退,回窜陕边,陕境除羌宁外,均收复。杨虎城2日特发表通电,报告陕军剿匪经过。”6日,唐嗣桐给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发电,汇报红 25 军进军情况说,“江亥电奉悉。封密。汉白路工作人员,已饬属保护矣。刻石汉安谧。徐匪向四亩地、袁家庄一带逃窜。职旅第 2 团现已进驻石汉。职待庞(炳勋)部接防安康,即率队西进”。10日,红 25 军又在洋县华阳石塔寺附近设伏,打垮尾追的陕西警备第 2 旅五个多营,使其损失 500 多人,旅长张鸿远负伤。14日《申报》“陕南残匪肃清”一文说,“陕南剿匪,自将汉江以南各重要乡镇及旧河以西、沔县附近一带散匪完全消灭后,即注意搜剿潜伏各山之匪,经分途推进,迭获胜利。所有发现残匪,均已扫数肃清。各路刻仍继续向匪区宁羌搜剿中。王尧宸团由喜神坝出发清剿,行至牛脑壳梁附近,遇匪500余名,当经猛烈冲击,激战三小时,匪势不支,向南溃窜。是役计毙匪100余名,获枪80余支,该团刻正跟踪追击。”4月 9 日,红 25 军在蓝田九间房设下埋伏,歼灭尾追其后的陕西警备第 3 旅大部,旅长张汉民被俘。不久,张汉民被杀,所遗陕西警备第 3 旅旅长由刘云龙接任。18日,红 25 军攻克洛南县城。19日,唐嗣桐又致电邵力子说,“桐于篠( 17 日)抵商县,即令第 1 团赴龙驹寨、商南接防。旅部同第 2 团驻商县。商属无巨匪,民团多,具建组织,俨同皇帝,商县、商南、山阳尤甚;任意派款、杀人,并勾结外匪。地方官绅,类多敷衍塞责,不肯确实做事。现有由豫鄂边境窜来匪约 2000 人,盘踞赵家川一带;已令部队进剿矣”。20日,蒋介石急调 30 多个团,对红 25 军进行“围剿”。

  6月初,红 25 军由郧西县二天门出发,北上商县、洛南地区,插向敌之侧背,寻机作战。此时,唐嗣桐正率部在山区“剿匪”。8日,唐嗣桐致电邵力子说,“山阳股匪阮开科等,盘踞高山寨、天确梁等山险以来,早经派队剿除。但地形险要,匪情复杂,恃险聚众,吞符拜神,挺枪;几次满山吼号,直扑而来。幸我军沉着应战,迭次毙匪甚伙,进逼围攻山寨;士气百倍,攀崖登寨,以期一鼓动歼灭。而匪负固据守,炮石齐下,以致不果。官兵亦有伤亡,兹已着沈团长呤章增兵一营,步炮一连,前往指挥督剿,以便短期歼灭,以安地方”。12日,唐嗣桐又致电劭力子说,“真日奉到绥署命令,令将部队集中山、商待命。关于钧座令彻剿匪阮匪一节,在移防前,定当努力,以扫匪穴”。16日,红 25 军远程奔袭,又攻占河南省淅川县紫荆关。此时,唐嗣桐奉命追剿匪红 25 军。据王明钦(时任第 42 师第 126 旅第 4 团团长)在《陕南堵截红军历次战斗片断》一文中说,当时,他奉命率第 4 团及骑兵团(团长张廷祥)参加“围剿”。鉴于前几次被打败的教训,他将部队分成前后两队,拉开距离,互相照应。徐海东见其谨慎行事,全歼困难,也就与其玩起了绕圈子的游戏。一段时间内,两军没有交火,一驻镇安,一驻黑山,都在等待机会。“此时,新任陕西警备第 1 旅旅长唐嗣桐(子封),率所部来到镇安。唐是新上任的旅长,气焰很盛,开口就骂。并说:‘这是由南方打败窜过来的一股,狼狈不堪,已经溃不成军,不值一击。你们为何按兵不动?’我说:‘党在南方打了多年仗,越打越多,越打越强,南征北战,从未停止,或胜或败,对作战是有经验的。这次由南方到北方,经过几省,转战千里,强敌环视,到处截击,既无援兵,也无接济。尽管如此,也无人能挡住他。可见党的军队,是久经锻炼的军队,你未免太轻敌了。人常说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我给你说的是老实话’。唐气哄哄地说:‘你不要长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我接事后,杨主任在西安给我说,你这次到前方,看着办,相机追剿。我说请主任放心,我老记着校长的训词,不成功便成仁。明钦兄,你要知道,我是不畏强敌的,我要为三义而牺牲。请问你,徐海东驻在黑山,相距咫尺,你为啥不撵?’我说:‘不是不撵,而是因为党有一套,我们不能随便去撵,须得侦察清楚,免得中了他的计’。唐闻言,猛然起立,用手把桌面拍了两下说:‘好,你们不敢撵,我去!’于是,唐第二天即向黑山前进。唐未到黑山以前,徐部就走了。据我知道,小河口是个红区......后来唐旅逃回的人说,徐海东部驻在小河口一带,等待唐旅追击。唐旅在黑山驻了两三天,即向小河口追击徐部。徐部知道唐旅来了,扬言由小河口向西退走了,其实就在小河口以西桃花岭附近埋伏,布下口袋阵势”。7月 2 日,红 25 军在山阳县袁家沟口设伏,全歼陕西警备第 1 旅,毙、伤其官兵 300 余名,俘其官兵 1400 余支,缴其枪械 1000 余支,连唐嗣桐本人也被俘虏。据王明钦说,“唐旅侦知徐部远去,以为怯战,不敢应锋,就很大意地前进。不料行到桃花岭附近,徐部伏兵突起,从两边山上袭击下来,人如猛虎,弹如雨下。唐旅常驻西安,没有参加过大战,官兵临阵作战的经验少。唐初接事,对于官兵生疏,没有什么威信,兼之轻敌,行军大意,突然遭到袭击,本人首先手足无措,官兵慌恐,无法指挥,仅在数小时内全部复灭,唐本人亦被俘”。又据鲁秦侠说,“迨至 1935 年 6 月前后,红军徐海东部又转到柞水游击,唐子封旅长率部追击,在柞水和蓝田交界的某地,又中红军的伏击,母润生团全团复没,唐子封亦被生俘”。又据杨虎城 7 月 8 日给劭力子的电文说,“顷据警 1 旅副官张涵由袁(家)沟口战地回部报称:本旅于冬卯在袁沟口与徐匪主力接触,激战至江晨( 3 日),我军反复肉博,终以匪众我寡,伤亡忱籍。终以弹药将尽,各团分途冲围而出,唐旅长嗣桐以战况无法挽回,引枪自戕。第 1 团王团长率兵两营仍在麻子寨坚守激战中。见该旅参谋主任郭则温的山阳由电线 两营突围突出,现已到达山阳,并设法收容散兵。等情。除呈报并飞令各部队围剿外,特闻”。

  哪么,唐嗣桐最后结局究竟如何呢?是否而亡呢?也有如下一些不同的说法:据王菊人(时任第 17 路军总指挥部机要秘书)在《记西安事变前后的几件事》一文中说,“1935 年 1 月间,红 25 军进入秦岭地区,蒋介石电令 17 路军阻击红 25 军。陕西警备第 1 旅旅长唐嗣桐很,在奉命出发时对杨说:‘我是委员长的学生,我要为三义牺牲’。说罢还哭了一阵,结果唐兵败被杀”。又据陈子坚(时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驻陕绥靖公署办公厅主任)在《对杨虎城将军的历史回忆》一文中说,“红军徐海东军由河南进入安康地区,蒋是石严令杨将军派兵堵击。杨将军在形式上不能不派兵应付,乃派警 1 旅唐子封部和警 3 旅张汉民部进入秦岭。张汉民是党员,杨将军面嘱张汉民要尽可能找到红军指挥员,商订互不侵犯协议或打假仗,以达到不与红军作战之目的。但张汉民没找到与红军指挥员的关系,与唐子封一样,在作战中被红军俘虏而处死(新中国成立后,中央已正式追认张汉民为烈士,并对其亲属加以抚恤--笔者注)。”又据崔一民说,“陕西警旅旅长唐嗣桐率该旅1、2团于1935年3月在秦岭山区与红25军作战失利。唐嗣桐被俘后,被红25军杀害。”唐嗣桐被杀时,年36岁。唐嗣桐被杀后,所遗陕西警备第1旅旅长由王竣接任。1935年9月20日《中央日报》“西安定期追悼陕阵亡将士”一文说,“陕追悼剿匪阵亡将士大会筹委会,顷发通电云、、、、陕省自去冬徐海东股由豫西窜入境,始寇商洛镇柞,继掠宁佛山阳,往复迂回,焚杀蹂躏,妖氛所至,闾里为墟。维时17路与各友军,或迎头痛剿,或跟踪穷追,屡予重创。几经行*,而得匪避实起虚,豕突狼奔,溃逃陇右。其间商洛之役、山阳之役、华阳镇、九间房、袁沟口向役,官兵冲锋陷阵,视死如归,短兵相接,前仆后继,匪众固死伤山积,而唐旅长嗣桐以下将士阵亡者,乃至数百,呜呼伤已、、、、为定本年11月10日,于西安公园开会,追悼陕西剿匪阵亡将士及死难烈士。”10月9日至14日,《中央日报》连续刊登“西安各界追悼陕西剿匪阵亡将士暨死难烈士大会筹备委员会启事”说,该大会拟于11月10日在西安公园召开。但该次会议却一再迁延,直至12月15日上午,西安市万余人才在公园体育场召开“西安追悼剿匪阵亡暨死难烈士大会”,张学良、邵力子、杨虎城等人参加。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在会上说,“陕北方面,匪患未除,自去冬以来,日益加重,政府对此亦很注意,先派84师防剿,以后还有别的部队开往。可见前几月被徐毛彭林诸股匪窜入,战事比较激烈,官兵死难的很多。就一年来重要者来说,军方方面有唐嗣桐旅长、何师长、牛师长,公务人员则有柏邑的谢县长、宁羌的白县长、延长的董县长,其他各县的保安团队,数目更多,他们都是为了人民,为了国家,而慷慨赴死。我们站在崇德报功的观点上,应当第一,对于死难诸烈士,除表示深切的悲痛,永不能忘外,对于他们身后的事,应当设法援助。第二,藉此来鼓励大家的勇气,蹈着先烈的血迹前进,完成他们未完成的遗志,所以不是奉行故事地开个会就完了。”

相关内容检索: 军事人物
已有0人评论 我有话说相关内容阅读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热血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今日推荐

】“大英景德镇”特伦特河畔斯托克

  一提到英超球队斯托克城,大多数球迷们脑子里或许还会...

纸上谈兵什么意思?

  出处:《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战国时赵国名将...

纸上谈兵说的是谁?

  战国时赵国名将赵奢之子赵括,年轻时学兵法,谈起兵事...

重磅推荐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Powered by www.xgqiji.com  © 2002-2013 热点军事网
Copyright©2008-2016 By www.xgqi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